涉案资产超10亿!清城一伙盘踞当地20余年的农村涉黑恶势力被打掉

来源:南方法治报
[2019-05-10]

2018年12月10日,清远市清城区委区政府组织区城综局、区公安分局及龙塘镇等有关部门依法对清城区龙塘镇新庄村委会大沙塘村一违章建筑进行拆除。这幢内饰华丽、高达六层的违章建筑占地902平方米,主体建筑面积超过6000平方米。300余名工作人员分成公证组、搬运组、拆除组和秩序组,拆除计划长达一周。

今年4月22日,有关部门再次行动,依法对大沙塘村另一违章建筑进行拆除。据了解,这幢在2015年建成的五层豪宅也属擅自侵占当地村民小组集体土地,未经国土等有关部门批准,违法占用土地约2.28亩,其中不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约1.9亩。

这两幢楼的主人,正是大沙塘村黑社会性质组织头目陈某辉、陈某金,而该组织35名犯罪嫌疑人已于2018年4月2日被清远警方一举抓获,等待他们的是法律的严惩。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一伙以陈某辉、陈某金为首,以陈某添、潘某添、吴某飞等人为骨干的农村黑恶势力,通过暴力、威胁等手段,逐步发展成集抢劫、故意伤害、非法采矿、串通招投标、寻衅滋事、聚众斗殴、敲诈勒索、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行贿、妨害作证等多种违法犯罪于一身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组织横行乡里、称霸一方、非法敛财,对当地政治、经济和社会秩序造成严重破坏。

“合法中标”作掩护

疯狂盗砂日进斗金

清远市清城区龙塘镇新庄村委会大沙塘村有村民千人左右,其中陈姓村民占了90%,1971出生的陈某辉就是土生土长的原住民。中学毕业后,陈某辉起初与同村发小陈某金、陈某强一起做些贩卖烟丝的小生意,随后跟着当时的村干部陈某和承包修路等小工程。

2003年,陈某辉自立门户,做起了河砂生意。虽初涉河砂生意,但他很快就发现了“赚钱窍门”。“法律允许的采砂时间是7时至19时,其余时间均为违法。经长时间摸排后发现,为扩大收入,陈某辉以‘合法中标’的由头作掩护,白天正常采砂,每每进入深夜,就开始肆意盗采。”一名杨姓办案民警说。最疯狂时,从清远英德市黎溪镇到清城区石角镇的北江河段27个标段,近30艘采砂船盗采不停,每日采砂量价值近百万元,可谓日进斗金。

“打个比方,按规定来说,正常情况下如果投入2000万元,基于对生态环境和水土的保护,一个标段在半年内只允许采50万立方米河砂,利润空间相对是有限的。而该犯罪团伙利用盗采手段,在非法时间段调集多艘采砂船进行盗采,小船每船抽取河砂300立方米,大船每船抽取500立方米,一晚就能有上万立方米河砂,涉案价值远远超出合法采砂的利润。投入巨额资金,实施违法盗采行径,真的可以说是‘背着黄金去做贼’。”本案民警说道。

为获取合法采砂权,陈某辉等人开设多家公司参与虚假投标,还收买相关负责人,牢牢将当地河砂交易市场掌控垄断。不仅如此,该团伙还利用各种暴力手段打压排挤其他竞标对手。2005年,陈某辉开始涉猎采石场生意,后来逐步扩大到房地产开发、水电站建设等领域。

破坏农村基层自治

人大代表实为“伪慈善家”

上世纪90年代起,陈某辉的儿时玩伴、该组织主要头目陈某金便当上大沙塘村支书。有村里这个“官方力量”的支持,陈某辉等人侵占集体利益无疑易如反掌。尝到“甜头”的他们,开始把持操控村委村小组选举和农村入党名额,妄图直接培养自己人成为党员,进而成为村委村小组“接班人”。

为进一步达到以掌控党员投票权的方式来控制当地基层群众自治组织的目的,陈某辉将其控制的清远市某水电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作为跳板,先后将陈某艺等5名组织成员安插进公司党支部,再将一行人转回本村,牢牢控制村委村小组选举。

“入党在他们口中变成了儿戏,除了将一批手下操作成党员以外,有些团伙成员在被抓获时还宣称自己是正式党员,可具体的事一问三不知。细查后,才发现其并未正式入党。”一名参与办案的民警说。

陈某辉并不满足于仅仅控制大沙塘村,他将目光转向了新庄村委会,想方设法将自己的哥哥陈某军推上新庄村委会书记的位置。

起初,为了让组织成员渗透并控制新庄村委会,陈某辉通过时任龙塘镇党委副书记伍某强(2018年12月21日以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依法逮捕)的暗中操作,以当地镇政府名义成立新庄村委会经济发展办,并将陈某军安排为负责人。之后,新庄村委会书记陈某伟因贪污被逮捕入狱,陈某辉于是极力安排陈某军担任新庄村委会书记。2013年,伍某强将陈某军推选为新庄村委副书记,并将其定为新庄村委会书记第一候选人。2014年3、4月,伍某强筹备新庄村委会党支部换届选举,向在场党员说“希望党员按照上级党委的意图人选去投票”,暗示在场党员选镇政府定下的第一候选人陈某军。2017年,在新庄村委会书记换届时故伎重演,陈某军又“顺利”连任。

不仅如此,陈某辉还利用其人大代表的身份,营造“伪慈善”面纱,通过虚假捐款、声称无偿提供场所供村民娱乐等形式包装美化自己,利用新闻媒体极力营造“成功企业家”“乡贤”和“爱心慈善家”的虚假形象。事实上,当地工业园区的20余间企业都曾被陈某辉敲诈勒索并非法收取“保护费”。陈某辉被抓获后,其团伙成员反映,其经常占用村集体资源为其个人办事,连买菜做饭等小事都用公款报销。

建立“绝对话语权”

巧立名目欺压村民

陈某辉等人利用宗族黑恶势力横行乡里,打压、排挤、驱逐村中反对者,建立宗族事务“绝对话语权”,导致部分村民常年有家难回。

一些村民向记者反映,平时在村中大家都不敢聚在一起聊天:“只要凑在一起,他们(陈某辉等人)就以为我们在议论他们,或者密谋些违背他们的事,紧接着就要来收拾我们。与他不和的村民家中如果有红白喜事,他会找‘马仔’挨家挨户敲门,不许大家参与。”

陈某辉等人欺压百姓的名目众多。例如,村中有私家车的村民每人每年要向村委会交200元“车辆保管费”。如有人不愿交钱,村口便会出现一张“丑人丑事”的纸,将未缴纳费用的人的姓名公诸于众。2013年,有村民开车回村时,被其组织成员在村口以未交“保管费”为由拦下,双方随即发生争执和扭打。事后,陈某辉指挥手下将该村民一家殴打至跪地求饶,并砸烂其家中一切物品,以示警告。

2011年底,陈某辉看中新庄村委新便联村旧农机站的商业价值,以“该铺面地块在民国时期就是大沙塘村的土地”为由,召集组织成员将地收回来。陈某金吩咐组织成员以大沙塘村的名义书面通知当时正常经营的店铺铺主缴纳地租,而上述铺主均已为铺位办理《集体土地建设土地使用证》,遂明确拒绝了陈某辉的要求。2011年12月,陈某辉以“每人奖励100元”为利诱,指挥组织成员召集、煽动不明真相的村民前往旧农机站对上述店铺以拉绳、倒泥等方式强行封铺。

此外,陈某辉还安排组织成员承接村中工程,套取村集体公款购买作案工具,攫取非法利益。此外,还以建设美丽乡村为名,无偿征收村民土地、拆除村民合法经营货场,肆意侵占村集体及部分村民集体用地。

“有人来村中视察时,他们(团伙组织)就教我们说,村里盖的台球室、篮球场等,我们可以随便用,其实他们都自己独占了,我们哪能摸得到。”一名村民对记者说。记者在现场看到,陈某金将五层小楼一楼大厅旁的厨房改造成车库,车库上的过道直通后山松林公园和篮球场,村民要想进入篮球场就必须经过其家门,而后山公园俨然成了陈某金的私家花园。

陈某辉非法圈占村民、村小组土地6.21亩,违规建造了占地902平方米、主体建筑面积超过6000平方米的高达六层的永久性违章建筑。该幢建筑内饰华丽,内部左右两边分别装有电梯。这幢违章建筑由陈某辉的父母和大哥陈某军居住看管,陈某辉则常住清远。2018年12月,伫立多年的违章建筑被彻底拆除,标志着盘踞当地20余年的以陈某辉、陈某金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彻底覆灭。拆除当天,当地群众无不拍手称快。

涉黑涉恶遭举报

走访调查获取罪证

2016年下半年,清远市公安局相继接到公安部、广东省“打黑办”转来的线索,并接到群众举报称,该市清城区龙塘镇新庄村委会大沙塘村陈某辉、陈某金等人涉嫌黑恶势力违法犯罪。接到线索后,清远市公安局高度重视,迅速成立工作组,开展线索核查和秘密取证工作。随着调查的深入,一个以陈某辉、陈某金为首的农村涉黑组织逐渐浮出水面。同年年11月11日,清远市公安局对陈某辉、陈某金等人涉嫌黑恶势力违法犯罪一案正式启动立案侦查程序,全面开展案件侦办工作,代号为“11·11”专案。

清远市公安局党委对该案高度重视,抽调全市精干警力组成专案组,副市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贝冰多次听取案件侦办情况汇报,主持召开部门联席会议,要求全力侦破专案。“11·11”专案组成立后,侦查人员秘密调查走访近百名受害人、知情人,加快收集涉黑组织的各类违法犯罪证据。办案人员发现,该涉黑组织是一个典型的以宗亲血缘关系为纽带的农村涉黑组织,成员间宗亲关系交织,宗族关系根深蒂固,社会关系盘根错节,在当地具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和号召力。

为了摸清该涉黑组织成员架构,以及不惊动犯罪嫌疑人,侦查人员分组、分时段进村入户调查走访,调阅原始警情记录30余份,走访受害群众共100余名,并对该涉黑组织主要活动的大沙塘村及周边村庄、龙塘镇中心区、高新区工业园、清远市中心城区等案发地区进行大规模的走访调查,获取了大量线索和证据。警方发现,这样一个有着光鲜外表的农村涉黑组织,自2003年以来,通过硬暴力、“软暴力”等各种非法手段,长期蒙蔽上级党委政府,逃避有关部门打击。

提前预演防失误

严密安排一网打尽

历经一年多的侦查取证,警方基本固定该涉黑组织实施的各类违法犯罪事实,该组织成员众多且相对固定,经济实力较为雄厚,以阻扰政府工程项目等方式要挟当地党委政府,通过实施非法采矿、敲诈勒索周边工业园区等违法犯罪活动,非法敛财后进行犯罪再生产,其中涉案区域包括大沙塘村及周边村庄、龙塘镇中心区、清远国家高新技术开发区、清远市中心城区等地,长期为害一方。

考虑到该涉黑组织人员众多,长期控制当地村小组、村委,专案组在开展收网行动的同时,立即在当地召开案情通报会,成立由市、区两级多部门组成的驻村工作组,并到主要涉案地区进村入户宣传政策法规,发动党员干部,全面摸排不稳定因素。

以控制采砂权等方式长期垄断清远市河砂交易市场是该涉黑组织大肆敛财的重要手段之一,为防止因河砂供应短缺造成交易市场紊乱,清远市委市政府从周边地区调配河砂资源,保证河砂正常供应。

2018年4月2日4时,在公安部、广东省公安厅、清远市委市政府的联合指挥下,“11·11”专案统一收网行动正式开始。指挥部一声令下,200余名精锐警力迅速出击,一举抓获以犯罪嫌疑人陈某军、陈某金为首的20余名涉黑组织成员。同时,另一队的外围抓捕组也敲开了陈某辉位于清远市清城区某大厦的家门,将陈某辉成功抓获。在几公里外的陈某辉的旧办公室,民警从布满灰尘的保险柜中翻出几百万元“被遗忘”的现金。

至此,警方成功抓获以陈某辉、陈某金为首的涉黑组织成员35名,并抓获7名涉嫌参加、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和妨害作证的公职人员,查扣和限制交易涉案车辆101辆、船舶27艘,查封不动产177处,冻结25间涉案公司股权,查获电脑、银行卡、欠条等涉案财物,冻结银行账户金额4.8亿元,收缴仿制枪支、木棍、棒球棍等作案工具一大批,总涉案资产估值超10亿元。

扫黑兼顾“挖伞”

多名公职人员被查处

警方在侦办案件过程中发现,以陈某辉、陈某金等人为首的涉黑组织在盗采河砂期间,负有监管职责的原清远市水务局水政监察支队副支队长邓某度因受到该涉黑组织威胁和贿赂,先后多次将执法部门的巡逻检查信息提前告知该组织负责人,致使职能部门打击清远北江流域盗采河砂行动未发挥出实际效果。2018年11月14日,犯罪嫌疑人邓某度被清远市公安局拘留。同年12月21日,邓某度以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清远市检察院批准逮捕。

警方在办理陈某辉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中,依法查清该涉黑组织有以下违法犯罪手段:干扰破坏当地党委、政府管理职能,阻挠政府惠民项目施工和警察执法,挑战政府权威;长期拉拢腐蚀有关公职人员,致使当地少数党员干部充当该涉黑组织“保护伞”;发展组织成员,成立“地下执法队”,使用非法手段插手民间纠纷,扩大非法影响力。

“11·11”专案组对在案件侦办过程中发现的有关公职人员违纪违法线索进行汇总整理,与纪委监委进行会商,及时对掌握到的涉及水务、海事、交通、监狱等部门的少数公职人员,以及当地党委政府部分班子成员涉嫌存在包庇、纵容该涉黑组织的违纪违法行为进行分析,并成立联合调查组对有关涉案公职人员开展调查,共查处涉案公职人员26名(其中国家公职人员17名,村居“两委”成员4名)、人大代表2名。

“11·11”专案收网后,专案组对涉案财物进行查封扣押或限制交易,邀请专业的第三方审计公司对该涉黑组织控制的村小组、村委账目和该涉黑组织成员名下的相关公司股份、540余个银行账户等涉案资产账户开展专业审计。全体办案人员历经8个多月的调查取证和攻坚审讯,全面调查该涉黑组织实施的各类违法犯罪活动,共整理案卷材料512册,起诉意见书长达169页,共10余万字。依法查清该涉黑组织实施违法犯罪37宗,涉及各类违法事实180余件。该案已于今年1月8日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责任编辑:陈妮婷】

政务公开

更多>>

司法案例

更多>>
明知烟草是国家专卖商品,铤而走险非法买卖,近日,湖南省桂阳县人民法院审...

百姓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