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详解如何补齐行业治乱短板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2019-07-03]

为期3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业已过半,随着各地对涉黑恶犯罪的深挖彻查和重点打击,许多行业乱象浮出水面。

行业治乱与打击黑恶犯罪有何关系?如何在各个行业领域边打边治、边打边建,将打击、治理成果放大,彻底铲除黑恶犯罪滋生的土壤?近日,《法制日报》记者就这些问题采访了法学学者。

曝光

黑恶案件折射行业乱象

近日,辽宁省纪委监委通报了5起涉黑涉恶和“保护伞”案例,其中一起为2016年至2018年8月,吕某、谭某恶势力团伙在滨海新区渔码头和海鲜市场暴力强收“扒皮费”、停车费,非法获利170多万元案件。

通报称,滨海新区海洋与渔业局、市场监督管理局等主管部门对恶势力违法行为长期不闻不问、坐视不管,监管失责,致使恶势力团伙坐大成势。滨海新区海洋与渔业局局长李某、市场监督管理局局长唐某等17名责任人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和组织处理,涉嫌犯罪问题已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今年4月,湖南省桃江县居民发现,液化气价格从每罐138元降至每罐115元。这并非正常价格浮动,而是因为燃气市场的“气霸”被打掉了。

2016年以来,桃江县亚孚加油站法定代表人唐某鸣利用担任桃江县燃气行业协会会长的便利,违规成立“桃江县燃气行业协会安全监管和市场秩序稽查队”,垄断市场,滥用职权,非法扣押他人液化气罐和运输车辆,暴力殴打他人。2018年11月,唐某鸣被桃江县公安局立案侦查,而后被桃江县人民检察院依法批捕。

很快,为唐某鸣充当“保护伞”的县住建局燃气管理站原站长夏某、副站长文某,因查处监管不到位的县行政执法局规划执法大队大队长彭某、县商务和粮食局综合行政执法大队大队长颜某,分别被立案调查。

2018年9月,山东省潍坊市公安机关侦破以潍坊海恒威渔业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王某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案。2006年以来,王某伙同社会闲散人员,以承包海域养殖为名,向当地渔民强行收取“养殖补偿费”;私自成立“海上巡逻队”,采用殴打、辱骂、扔燃烧瓶等方式,强行驱赶不交费的渔民,实施寻衅滋事、敲诈勒索、强迫交易、破坏生产经营等违法犯罪活动。充当这起案件中黑恶势力“保护伞”的是潍坊市交通运输局原党委书记、局长张某。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和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讲师杨超都认为,行业乱象为本行业黑恶势力的滋生提供了土壤,与黑恶势力很大程度上存在相伴相生的关系。

黑恶势力直接促使行业乱象的发生,其在涉及的行业内部获得了大量经济利益,得以发展壮大。涉贪腐人员充当行业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使得行业乱象进一步蔓延发展。

“行业乱象产生原因是多方面的,如行业市场区域分割、利益资源高度集中等。”彭新林说。

两位学者都认为,从目前涉黑恶犯罪来看,行业乱象产生的原因与行业监管责任落实不到位、日常监管不够,行业内有效监管制度缺失或存在漏洞密切相关。

行动

各地开始有针对性治乱

有黑扫黑、有恶除恶、有乱治乱。

去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印发《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要求重点打击11类黑恶势力,涉及征地拆迁、建筑工程、交通运输、矿产资源、渔业捕捞等行业,商贸集市、批发市场、车站码头、旅游景区等场所及“网络水军”等新型涉黑恶犯罪。

记者注意到,与以往打击黑恶犯罪相比,目前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成员单位数量有所增加,已达到近30个。在此基础上,各地依照自身情况制定出工作重点。

今年5月,在扫黑除恶“山东战役”中,山东省各监管部门聚焦重点行业领域突出问题,表述更加清晰形象,便于群众识别并举报。

威海市住建局发布通知,明确了房地产开发企业及中介机构7类涉黑涉恶主要表现形式,包括违背购房者意愿,以胁迫方式违法将未经竣工验收或质量不合格房屋强行交付;采取威胁、恐吓等暴力手段驱逐承租人;强制上涨或恶意克扣租金、押金、保证金和预定金等。

东营市卫生健康系统结合工作实际,明确9类重点打击对象,包括在医疗纠纷调处过程中组织、煽动、参与闹事或暴力威胁甚至伤医伤护、非法限制医护人员人身自由的黑恶势力;长期盘踞在医疗卫生机构周围的医托、医闹、“号贩子”“血头血霸”等黑恶势力;欺骗患者诱导消费、强制消费、术中加价、欺诈医疗、非法采供血、非法行医、“黑陪护”“黑救护车”“黑诊所”等乱点乱象中的涉黑涉恶行为。

一些地区通过边打边治边建,努力让各行各业成为涉黑涉恶问题的“绝缘体”。

6月13日,辽宁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召开全省深化行业治乱专项行动工作会议。会议指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有力打击铲除了一批“行霸”“业霸”,保持了行业公平竞争和持续健康发展,促进了全省营商环境进一步优化,但行业治乱仍是工作的一项短板。会议同时印发《辽宁省深化行业治乱专项行动方案》,开展为期一年的深化行业治乱专项行动。

这些做法得到学者的肯定。在杨超看来,一方面,行业治乱的开展有利于发现黑恶势力,深挖一些长期存在的行业乱象。另一方面,对黑恶势力有效打击、清除影响才能最终达到行业治理的目的。

彭新林认为,紧盯行业乱象,把行业乱象治理工作摆到突出位置,对本行业本领域的各种乱象秉持零容忍态度,坚决露头就打,是强化源头治理、挤压黑恶势力滋生空间、铲除黑恶势力滋生土壤的重要举措。

前景

实现长效长治尚需努力

记者发现,中纪委网站今年公布的深挖根治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典型案例中,对行业监管部门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分析:

有的行业监管部门政治站位不高,认为扫黑除恶与本部门、本系统关系不大,甚至“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的工作推动滞后,主动性不强,行动慢,措施少;有的对线索不研判、不会研判;有的以罚代刑、一罚了之;有的落实党中央和上级决策部署执行不力,工作浮于表面。

在学者看来,这些不但反映出政治站位不高和思想认识不足的问题,还指明了掣肘行业治乱之处,比如行政执法和刑事司法如何衔接问题。

杨超说,如何及时对行业乱象行为作出定性判断并移交刑事司法机关,是实现日常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的关键点,尤其重要的是对行为、情节、性质是否达到一定严重性的判定。导致没有在日常行政执法中对行业乱象行为进行准确定性的原因有很多,如行政机关担心有负面影响,执法人员缺乏对相关法律规范的了解与理解等。对此,既要加强对行业执法人员的相关培训,又要通过联合工作组的形式,促进行政执法、刑事司法部门共同合作、加强衔接。

在彭新林看来,行业监管部门向公安机关移送案件的标准和程序不够明确,证据收集、转换和衔接不够及时、客观和全面,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时机把握不够准确,行政执法中存在有案不送、以罚代刑等问题,行刑衔接机制运行效率不高,衔接工作缺乏有力的组织协调,信息渠道不畅等,使得一些行业领域的黑恶势力容易逃脱法律制裁。因此,需要建立健全强化部门协同联动、行刑衔接的长效机制。

“目前一些行业存在监管短板,还与日常行业管理的特殊性及专业性相关。仅依靠格式化或普通化的管理规范,难以实现对特定行业、领域的有效管理。”杨超说。

对于行业长效长治机制的形成,杨超从3个方面给出建议:第一,贯彻落实中央相关决策部署,通过相对统一的标准推进行业运营规范化。第二,提升行业监督规范的专业性、技术性,针对行业的特定性,通过专业化规范提高监督效果。第三,构建立体、系统性的行业监管体系,实现相关部门之间的合作联动,从互相配合中发现漏洞,及时弥补。(法制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昊)

【责任编辑:刘芳】

政务公开

更多>>

司法案例

更多>>
6月26日上午,市中级法院在第二审判庭对黄北桂等贩卖毒品罪一案进行公开宣判...

百姓关注

更多>>